何稠生平简介与历史典故及评价

时间:2019-09-05 14:02???编辑:本站

何稠生平简介与历史典故及评价

  史书记载  国子祭酒妥之兄子也。 父通,善斫玉。 稠性绝巧,有智思,用意精微。

年十余岁,遇江陵陷,随妥入长安。

仕周御饰下士。

及高祖为丞相,召补参军,兼掌细作署。 开皇初,授都督,累迁御府监,历太府丞。

稠博览古图,多识旧物。 波斯尝献金绵锦袍,组织殊丽。

上命稠为之。

稠锦既成,逾所献者,上甚悦。   时中国久绝琉璃之作,匠人无敢厝意,稠以绿瓷为之,与真不异。 寻加员外散骑侍郎。 开皇末,桂州俚李光仕聚众为乱,诏稠召募讨之。 师次衡岭,遣使者谕其渠帅洞主莫崇解兵降款。 桂州长史王文同锁崇以诣稠所。

稠诈宣言曰:州县不能绥养,致边民扰叛,非崇之罪也。

  乃命释之,引崇共坐,并从者四人,为设酒食而遣之。

崇大悦,归洞不设备。 稠至五更,掩入其洞,悉发俚兵,以临余贼。

象州逆帅杜条辽、罗州逆帅庞靖等相继降款。

分遣建州开府梁昵讨叛夷罗寿,罗州刺史冯暄讨贼帅李大檀,并平之,传首军门。

承制署首领为州县官而还,众皆悦服。 有钦州刺史宁猛力,帅众迎军。

  初,猛力倔强山洞,欲图为逆,至是惶惧,请身入朝。

稠以其疾笃,因示无猜贰,遂放还州,与之约曰:八九月间,可诣京师相见。

稠还奏状,上意不怿。 其年十月,猛力卒,上谓稠曰:汝不前将猛力来,今竟死矣。

  稠曰:猛力共臣为约,假令身死,当遣子入侍。

越人性直,其子必来。

初,猛力临终,诫其子长真曰:我与大使为约,不可失信于国士。 汝葬我讫,即宜上路。 长真如言入朝,上大悦曰:何稠着信蛮夷,乃至于此。

以勋授开府。 仁寿初,文献皇后崩,与宇文恺参典山陵制度。 稠性少言,善候上旨,由是渐见亲昵。

及上疾笃,谓稠曰:汝既曾葬皇后,今我方死,宜好安置。

  属此何益,但不能忘怀耳。

魂其有知,当相见于地下。 上因揽太子颈谓曰:何稠用心,我付以后事,动静当共平章。

大业初,炀帝将幸扬州,谓稠曰:今天下大定,朕承洪业,服章文物,阙略犹多。

卿可讨阅图籍,营造舆服羽仪,送至江都也。 其日,拜太府少卿。

  稠于是营黄麾三万六千人仗,及车舆辇辂、皇后卤簿、百官仪服,依期而就,送于江都。

所役工十万余人,用金银钱物巨亿计。

帝使兵部侍郎明雅、选部郎薛迈等勾核之,数年方竟,毫厘无舛。 稠参会今古,多所改创。 魏、晋以来,皮弁有缨而无笄导。

稠曰:此古田猎之服也。   今服以入朝,宜变其制。 故弁施象牙簪导,自稠始也。 又从省之服,初无佩绶,稠曰:此乃晦朔小朝之服。

安有人臣谒帝而去印绶,兼无佩玉之节乎乃加兽头小绶及佩一只。 旧制,五辂于辕上起箱,天子与参乘同在箱内。 稠曰:君臣同所,过为相逼。   乃广为盘舆,别构栏楯,侍臣立于其中。

于内复起须弥平坐,天子独居其上。 自余麾幢文物,增损极多,事见《威仪志》。

帝复令稠造戎车万乘,钩陈八百连,帝善之,以稠守太府卿。

后三岁,兼领少府监。

辽东之役,摄右屯卫将军,领御营弩手三万人。 时工部尚书宇文恺造辽水桥不成,师不得济,右屯卫大将军麦铁杖因而遇害。

帝遣稠造桥,二日而就。 初,稠制行殿及六合城,至是,帝于辽左与贼相对,夜中施之。   其城周回八里,城及女垣合高十仞,上布甲士,立仗建旗。 四隅置阙,面别一观,观下三门,迟明而毕。

高丽望见,谓若神功。

是岁,加金紫光禄大夫。 明年,摄左屯卫将军,从至辽左。 十二年,加右光禄大夫,从幸江都。

遇宇文化及作乱,以为工部尚书。

化及败,陷于窦建德,建德复以为工部尚书、舒国公。

建德败,归于大唐,授将作少匠,卒。

亚博体彩足球 [  典故  杨坚在临终前对何稠说:以前你曾经办了文献皇后的后事,现在我也快死了,也需要好好办,嘱托这事有什么益处,只是没法忘记这事,如果你死了以后魂魄有有知觉的话,当在地下与我想见。 。 随后又召见太子杨广,用手摩挲着杨广的脖子,说:何稠此人做事很用心,我已经把后事托付给了他,你行事应当和他商量。   何稠费尽心思,先造出一乘御女车,献与炀帝。 这御女车乖小,只容一人,惟车下备有各种机关,随意上下,可使男女交欢,不劳费力,自能控送。 更有一种妙处,就是无论什么女子,一经上车,手足俱被钩住,不能动弹,只好躺着身子供人摆弄。 炀帝好幸童女,每嫌她娇怯推避,不能任意宣淫,既得此车,便挑选一个体态轻盈的处女,叫她上车仰卧。 那女子哪知就里,即奉命登车,机关一动,立被钩住四肢。

正要用力挣扎,不意龙体压上,无从躲闪,并且不能自主,磬控纵送。   云雨之后,炀帝甚是欣喜,越日赏赐何稠千金,稠入内叩谢,退与同僚谈及,自夸巧制。

旁有一人冷笑道:一车只容一人,尚不能算作佳器,况天子日居迷楼,正嫌楼中不能乘辇,到处须要步行,君何不续造一车,即便御女,又便登高,才算是心灵手敏呢。

稠被他一说,默然归家,日夜构思,又造一乘转关车,几经拆造,始得告成。 天下无难事,总教有心人。   这乘车儿,下面架着双轮,左右暗藏枢纽,可上可下,登楼入阁,如行平地,尤妙在车中御女,仍与前车相似,自能摇动,曲尽所欢。 稠既造成此车,复献将进去。 炀帝当即面试,一经推动,果钉是转弯抹角,上下如飞。

炀帝喜不自禁,便向稠说道:朕正昔足力难胜,今得此车,可快意逍遥,卿功甚大,但不知此车何名稠答道:臣任意造成,未有定名,还求御赐名号。 炀帝道:卿任意成车,朕任意行乐,就名为任意车罢。